那爿奶牛场

2011年第3期

【字体:


  6个月时候的我仍装不稳脑袋,头始终是歪的,所有人对我的去留都开始听天由命。那一段经由奶奶无数次唠叨早已深刻脑海的对话足以说明—

  邻居问奶奶,这孩子你晚上放在床上睡觉不害怕吗?

  奶奶说,自家孩子,不怕。

  邻居说,还不如拿个簸箕,铺些棉被,放在踏板上好了。

  奶奶说,自家孩子,舍不得。

  汇龙的表叔来我家,看看平时我吃的麦乳精、红糖,再看看面黄肌瘦的我,问,就吃这个?

  爷爷说,这个还是开后门买来的。

  表叔说,我那有炼乳,要不试试?

  爷爷说,那就试试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沙地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