凿墙

2010年第3期

【字体:


  陈白狗拿着一张一百元在黄昏的余光里照了一遍又一遍。他看看上面的金线,又摸摸钞票头像上的纹路,并上下拍打起来,但就是没有他所预见的那种“啪啪”的响声。他心里猛“咯噔”一下,兀自嘀咕了一句:“娘的,假的。”一股热血冲到了额头,上嘴唇包在下嘴唇里努着嘴闷头闷脑晃进自家屋子。

  照理说干了几十年活,陈白狗是不会犯这样错误的。但陈白狗感觉自己今天犯了,这纸币软塌塌的有点不对劲。

  陈白狗四十出头,身子骨瘦削,人胆小。早年在工地上做小工,他时不时看到同事摔疼跌痛,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,总害怕哪一天上面砸东西下来,有时走在脚手架上就像走钢丝。直到有一天经人介绍做了凿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沙地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