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

2009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一晃一年就这么过去了。接到电话,他家里的人打电话来说星期一让我们去吃饭。我对先生说的时候,先生马上阻止我说下去。时间是一个印记。那个时刻,对先生来说是一把箭,让心弦打颤,隐隐生疼,因此逃避碰触。火柴擦亮那瞬间发出的声音,犹如叹息。那声叹息冗长沉闷,在去年的那个时刻里明灭晃荡。

  我默默看着,先生静静地在手机上把3个号码删除:家电,办公室电话,手机。是张校长的。因为他,已经走了,去了遥远的天国。

  最后送他的那天,天空飘起了细雨。人们说,如果人死时,天空在哭的话,那是因为那个人是个善良的好人。

  先生抬眼望了望天,灰蒙蒙,苍茫如海。眼里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沙地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