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“娘,爹咋了?”我问道。

  “死了!”她没有一丝伤悲。

  “你咋不哭呢?”我带着一点埋怨,冲她叫道。

  “呸,小兔崽子,他有什么资格叫我哭,死都死得这么窝囊,什么值钱的都没留下。别叫我娘,我不是!”说完,咒骂了几句转身离开了柴房。

  我“哇”地哭了出来,跪在爹盖着破被单的冰凉的尸体边,为爹,也为她。

  她不是我亲娘,是爹在我五岁时再娶的。亲娘死得早,她的到来是必然的,只是早晚而已。如果说她的到来是个噩梦,那父亲的死就是另一个更恐怖的噩梦的开始。

  她总说我呆在家里浪费粮食,一直想把我早早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沙地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